Tag: CI

小喵电台采访第三期:TPRS的具体步骤

作者:卢海云 再次感谢小喵电台的采访,音响工程师Shawn又是马不停蹄地剪接,第三期节目出来了。 如果有时间听广播的朋友,请点击这里。 对于没有时间听广播的朋友,下面是我整理出来的讲稿。虽然并不是一字一句的对照,基本的主题是一致的。 那么什么是TPRS呢? 要想谈论什么是TPRS, 我需要解释一下TPRS的一些基本特征。说到这些我们就需要先讨论一下 Dr. John Medina的 "Brain Rules for Baby". 真是一本好书,我建议每一个父母都应该读。其实我在教学上的转型也是在我儿子出生之后,我首先呢想做一个好妈妈,一个称职的妈妈,所以就开始读一些关于育儿方面的书。最大的收益就是养儿育女和教书育人是相通的。所以是在无意中想做一个好妈妈的同时,我变成了一个更好的老师。我的学生其实是需要感谢我儿子的。 那么,在Brain Rules for Baby里呢,有一节视频叫"Parentese",就是说父母是怎么跟小宝宝对话的。Dr. John Medina总结出几个特点:1)把元音拉长。2)把声母剪短。3)把声调提高。他没有说第四点,我自己觉得也是很重要的,就是 4)把词汇或者交谈的内容简化。 好,让我们再次回到什么是TPRS这个问题上。TPRS就是用一个模拟式的好像是妈妈跟小宝宝互动的一种方式来教学。比方说,妈妈跟小宝宝说话,是要把语速放慢的,所以,一个TPRS的课堂,老师对于新生说话的语速是非常慢的。其次,妈妈不跟小宝宝长篇大论地谈论问题,妈妈跟小宝宝说话用最常用的词汇,并且把这些词汇简化。第三,妈妈跟宝宝说话很耐心,要指着呀,用动作呀,用实物呀,总是就事论事,而不是玩儿空手道。其实在一个TPRS的课堂上,一个好的TPRS老师也是这样上课的,因为我们的目标在于让学生100%地懂得我们上课的内容。是可理解输入吗,如果学生不理解,就没有办法输入。没有办法输入,就无法习得。没有办法习得,就无法输出。 TPRS的教学有三部曲 第一部曲是"establish meaning" - 就是说首先,我们需要奠定一个词汇确切的含义或者一个结构的确切的用法。这一步其实是有很多方法的。比方说: 用实物 用手势 肢体语言 用图片 用简洁的英文翻译 或者全部都用。 但是最关键的一点是不要把学生蒙在鼓里。有时候我们自己觉得很一目了然的东西,由于文化上,语言上,年龄上甚至个人习惯表达上的差异,对于学生们来说,其实并不是一目了然,而是一头雾水。所以,我们一定要检查学生到底了解了没有。如果没有,快快地用英文解释一下,几秒钟,省事省力。 TPRS的第二部曲就是问故事了。问故事可谓是TPRS教学法中的精华。它所问故事的技巧叫 ”循环式提问“。一句话,用循环式提问,可以轻而易举地问出很多个问题。 问题的基本模式有三种: 是不是? 是这个还是那个? 还有就是所谓的 'WH'问题,在哪儿呀,谁呀,什么时候呀,怎么呀?为什么呀?等等。 并且这些个问题不只是针对一个人,一件事或者一个动作提问的。我们的问题是要对这句话里的主谓宾一一提问,所有的方方面面都问到才可以。 比方说,"Obama喜欢打篮球。" 我们可以问: Obama打篮球吗?/ Obama喜欢打篮球吗? Obama跳舞吗?/ Obama喜欢跳舞吗? Betty White打篮球吗?/ Betty White喜欢打篮球吗? Obama 和Betty White打篮球吗? 谁打篮球? Obama喜欢做什么? Michael Jordan打篮球吗? 你喜欢看Betty White打篮球还是Obama 打篮球? 为什么? 你喜欢看Michael Jordan打篮球还是Obama打篮球? 为什么? H Clinton打篮球吗? Tyler Swift 打篮球吗? Tyler Swift打篮球还是跳舞? Obama打篮球还是跳舞? Obama不喜欢打篮球吗? Obama不喜欢打篮球还是跳舞? Obama喜欢什么? 谁可以像OBAMA一样打篮球… (我举得这些人名基本上是高中生感兴趣的人物,如果读者教不同的年龄阶段的学生,另外在不同的国家或者地区,请找到你们当地学生,在他们的年龄段所感兴趣的人物或者东西。举一反三地用这些人物。) 看一个会问故事的老师问故事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情。因为他会动用学生演员,对话,课堂画家多种角色将全班的学生都带入进来。这个故事的方向完全是由学生的兴趣主宰的。是真正的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说句实话,问故事是故事教学法中最精华的一块,同时,也是故事教学法中最具有挑战性的一块。很多人都觉得“怎么办呀,我没有那么多问题?我怎么问了?再说,要是学生给我的答案不是我想要的,怎么办?” 其实,问故事是有很多不同的方法的,比方说你可以只问学生的信息,或者观点和感觉,再者对某件事的反应或者看法。在问的过程中,把不同学生的观点不时地进行比较。这就可以是一种问法。循环式提问的经典就在于让大家有很多问题来回答或者讨论,其实TPRS教学并不是说你一定,你必须得发展出一个故事来。只要你一节课都在跟学生互动,在给他们提供“可理解输入”,就是成功。第二种问故事的方法是,你可以列一个大致框架出来,比方说像我刚刚举得Dr. Krashen上课的那个例子。我在上课之前是有一个框架的。我知道我想要一个主人公,他想要某个人做他的朋友。这就是我的故事框架。至于他是一个男孩还是一个女孩,我的学生可以决定。决定性别之后,我们再一起讨论他叫什么名字,他贵姓,他住在哪儿,他多大了,他在哪儿上学,等等。这些,学生们都可以决定,我只要问问题就可以了。然后我要看那天的重点词汇是什么: “想要SB做朋友”。我就又开始问了,他想要谁做他的朋友呀?是JB?Harry Potter?Braca Obama? 自己班上的同学?问来问去,就出来了。就这样一步步走下来,其实一点都不难。 “比较的目的在哪里?” 或者 “循环式提问”的优势在哪里? “首先,我们的大脑在习得语言的过程中需要大量的有意义的重复。如果我们的教学目标是让我们的学生可以达到一定的流利程度(Fluency)和一定的精通程度(Proficiency), 以便他可以得心应手地与人在用二外,三外交流的话,我们就需要给学生提供大量的有意义的重复。第二点就是我们的大脑喜欢猎奇。如果我们只给他们重复的信息,没有变化,我们的大脑和耳朵会自动关掉。我想大家都听说过"Autopilet" 这个词,就是这个道理。第三,在比较的时候,我们才可以把很多个不同的问题在不同的语境中,把对主谓宾的提问都一一涉及到。这样就会避免课堂变得重复单一。第四,在比较的时候,我们是以学生的答案,也就是他们的兴趣为中心的,就可以把轻而易举地把学生的学习情绪和兴趣都带动起来。” TPRS的第三部曲就是阅读了。说到阅读我们就需要提到Embedded Reading. Embedded Reading就像俄罗斯的套娃一样。由简单到复杂,一环套一环。Embedded Reading有很多优势。比方说它给学生提供一个徐徐渐进的阶梯,在心理上给学生提供一个安全网。另外在当今社会汉字要怎么学?怎么认? 在ACTFL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请Dr. Krashen读了一个我新写的一个小故事。《什么都吃的Willy...

Continue Reading →

小喵电台采访第一期: 可理解输入和 Dr. Krashen学中文趣事

在2015年的圣诞节前后,有幸通过在西雅图的Xiaofeng Foster老师的搭桥和牵线,我在小喵电台录了几期关于怎样将“可理解输入”在课堂中的具体运用起来的话题。 今天,终于,我将手稿整理出来了。现在连着小喵电台的录音,供没有时间听录音的朋友可以快速地阅览一下。请多提反馈意见。 小喵电台采访第一期:可理解输入和Dr. Krashen学中文趣事 什么是“可理解输入”? 关于可理解输入的定论和解释有很多资源。要是想深入理解的话,肯定是需要到Dr. Krashen本人的网页上。Dr. Krahshen把他一生的心血基本上都转为免费的资料放在互联网上。所以,如果听众朋友到 www.sdkrashen.com,在他的左手边就会看到一个链接,叫“Principles and practice in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 可以免费下载。有时间的话,大家慢慢拜读一下,一共是202页,一定会受益匪浅。不过今天我要给大家所解释的可理解输入的简化版,是由 Dr. Terry Waltz总结出来的几个特征。Dr Terry Waltz是也是一个做TPRS的专家,她的总结和分析能力是超人的。 那么,我们再回到正题上:什么是“可理解输入呢?” 可理解输入就是说我们的大脑习得语言呢是当她听到她可以理解的可以听懂的语言,她才可以习得,才可以把听到的信息转化为自身的一部分。 可理解输入有几个特点:1)我们的大脑需要多次的有意义的富有变化的重复才可以习得新的信息。所以如果我们只给学生过几遍新词汇后者结构,就都期待着他们会自己灵活运用,是不现实的。2)掌握一段新的语言是需要时间的。并且每一个人需要的时间都不一样,就像孩子们学说话一样,我们不知道哪一个孩子会在多大的时候开始说话。所以,作为老师,我们不应该期待每一个学生都是我们的super star学生,特别是当我们遇到比较慢一点的学生,我们就感到很失望。3)语言输出是在语言输入积累到一定的基础上自然发生的。好比是泡茶, 你的茶壶里需要达到一定的水量,你才可以把水倒出来。不然那就真的成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4)i + 1。要是想让学生每次习得新的东西,我们需要在他们现有的基础上,加上新的信息。如果过难,学生的 “affective filter”就会过高。如果过于简单,学生得不到新的挑战,就会觉得课很无聊。 Dr. Krashen学中文的时候有什么趣事吗? 有呀,有很多。比方说有一次我们在用几个新的句型跟学生们一起创造一个故事。当时的两个句型是:”对...说", "跟...玩儿..." 在这之前的一堂课是 “想要...做朋友。” 在我们教 “想要...做朋友” 这个句型的时候,刚好DR KRASHEN亲自到我们的班上观摩上课。当时我们用的是大头儿子作为我们的主人公。故事开头是,在中国有一个男孩,他没有名字也没有姓,但是因为他的头很大,所以大家都叫他 “大头”。然后就是说大头有家,有爸爸有妈妈,但是没有朋友。他想要朋友,不光是想要朋友,而且是想要一个美国朋友。所以他就去了美国,在美国他问问这个 “你想要我做你的朋友吗?” 再问问那个 “你想要我做朋友吗?”,结果,我的学生都挺捣的,他们都说“不”。我当时有一个学生扮演大头,于是他就走到DR KRASHEN那儿,问他,“KRASHEN 老师,您想要我做你的朋友吗?” KRASHEN老师很认真地想了想说,“当然可以”. 当时,那节课就这么结束了。快乐结局。 所以,在我们要开始用 ”对...说", "跟...玩儿"的时候呢,我的学生就很自然地把DR KRASHEN又带到了我们的故事里。也就是把大头的故事向下走。我们一节课全部花在第一个句型上,我在课堂上来回问,“如果是你,你会对DR KRASHEN 说什么?” 因为我的教室的墙上贴有很多最常用的表达语,所以,有的学生看着墙上的句型就说,“我要对DR KRASHEN说 ‘行行好’!另一个说,“我要对DR KRASHEN说 "拜托!” 还有一个学生呢,他最喜欢吸人眼球,他就不合常规地说,“我要对DR KRASHEN说 ‘你疯了?’” 就这样说来说去的,等到我们要开始下一个句型“跟 DR KRASHEN玩儿..." 我就开始问了,“大头想要跟DR KRASHEN玩儿什么?” 你知道我的学生是TEENAGERS, 大家就又开始争了,争来争去,但是没有一个结果,然后就下课了。 我就在想,太好了,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让我问问DR KRASHEN他想要跟大头玩儿什么。 所以,我就给他写了一封EMAIL。在我的EMAIL里呢,我就解释了我们那天上课的内容和情况,问他,如果你跟大头玩一个游戏的话,你会跟他玩什么游戏? 结果,他很快就回了一封信过来说,‘我不要跟大头玩儿游戏,我要给大头弹钢琴,我要他听我弹钢琴。” 在英文里,这个PLAY GAME 和 PLAY PIANO都是同一个 “PLAY', 但是,中文就不是了。这不是同一个词。这样就需要更改故事的航线,另外还要再加新的词汇。所以,我就回了封信过去说,如果是一个游戏呢?比方说WII呀?或者MINDCRAFT呢? 结果,他很坚持地说:“我喜欢弹钢琴,我要给大头弹钢琴,我想要大头听我弹钢琴。” 所以,我就说 “好吧,好吧。” 我还要到课堂上看看学生买账不买账。所以,第二天,又上课了,我就问学生,“大头想要跟DR KRASHEN 玩什么?” TEENAGES, 就说, “大头想要跟KRASHEN老师玩儿球。” 我就看看我的那个扮演DR KRASHEN的那个学生,一边摇头一边问他,”DR KRASHEN,你要跟大头玩儿球吗?” 学生演员马上就得到我的暗示了,就说,“玩球?我不要跟你玩球!” 然后,大家就得继续猜下去。把运动和游戏都猜遍了,DR KRASHEN就是不跟大头玩儿。最后,我告诉了我的学生我给DR KRASHEN写EMAIL的事情,然后告诉他们 KRASHEN老师不想要跟大头玩儿,他想要给大头弹钢琴。 所以,学生也都买了帐。我跟DR KRASHEN也可以交差了。皆大欢喜。...

Continue Reading →